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美国名校大学生一般怎样度过本科四年?

作者:十博 发布时间:2020-12-27 23:55 浏览次数:

  我今年五月从哈佛大学本科毕业,成绩中等,在校园里不算出类拔萃也不算默默无闻。我从入学到毕业之间运气非常好,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让我得到了保持了四年的友谊。另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让我在大一拿到了喜欢的行业里最好的实习机会,使我一直没有找工作的压力。另一系列在其他学校难得的机会让我大学四年学业充实但不繁琐(当然这是现在这么想的,当时还是很头疼的)。

  但我这个答案不会写我怎么度过这四年的。我的故事太平淡了。我在这里写一下我三个很有趣的朋友的故事。这三个朋友在自己的路上走得比同龄人都远很多很多。我就叫他们C,E,和P吧。

  刚入学时,我很吃惊地发现有那么多同学其实已经互相认识了。后来才知道他们很多都是从同一个寄宿学校/超级高中认识的。但有一个长相不怎么起眼的C同学,则是其他同学主动相见介绍自己的。所有人的开场白都是“啊,你一定是C,我听说过你”。只有我不认识他。

  这个C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才。我说的不是“考试得满分”的天才,而是“16岁时有街边卖的杂志介绍他的计算机天赋”的天才。

  也许C注意到我是他楼层唯一一个华裔男生,在搬进宿舍的第一天晚上他就过来自我介绍,在得知我想学数学后,C就不留余力推荐我上大一最难的数学课,Math 55。哈佛大学的『数学 55』课程到底是什么样的,有多难? - 知乎用户的回答这是一门传奇的课程,据说一年内可以学完大学四年的数学课。教课的是26岁拿tenure的传奇教授Noam Elkies。后来事实证明我上完这么课以后的确是上完了四年的数学课 —— 被折磨过后再也不想碰纯数学了。

  我和C在Math 55不算好学生。每周的problem set只有10道题,但每道我们都不怎么会做。这门课允许学生一起做作业,我和C每周就和班里几个比较好的学生一起做作业,希望他们能“辅导”我们。 就这样,我这个数学一般的学生莫名其妙地认识了同届数学最好的几个同学,包括另一个学术成绩被媒体报道过的D和Math 55全班认为天赋最高的G同学。后来大二分宿舍时我和C和D选择住在一起,友情延续了四年。

  大一过了一半的时候C突然跟我说他想暑假去金融公司实习。他满怀希望地申请了行业里名声很大的J公司,并邀我陪他一起训练J公司喜欢问的速算数学题。和他一起训练速算题是改变我命运的一件事 —— C在面试中表现不佳没有拿到实习,而我拿到了。C最后选择去了另一家金融界内名声很大的公司,而他被录取是因为这个公司的核心职员曾经在杂志上读过C的生平。

  但C在实习以后跟我说他并不喜欢金融,而更喜欢跟着他认识的几个计算机前辈去创业。他在学校一个招聘会上认识了他一直崇拜的Adam DAngelo,就是Quora的创始人。Adam也是从高中起做编程竞赛的天才,毕业后进了到时还是中型创业公司的Facebook,当上Facebook CTO以后退出公司跟Charlie Cheever一起创业。C因为背景和Adam太像,视Adam为开拓路线的前辈+偶像,在Adam邀请下大二结束后到Quora实习。Adam后来建议C假如他想自己创业,毕业后应该到比Quora更小一点的公司。

  C因为这个建议大三时休学了一个学期,专职在Quora工作,顺便在旧金山找小型创业公司。这段时间我因为忙,很少和C联系。C休学后回到学校,给我感觉成熟了很多。他在哈佛的最后1.5年完全不把学业放在眼里。以前Math 55时我们愿意连续熬夜为了完成一个Problem set,而C从Quora回来后学会了专门挑简单的课。就算这样也经常不去上课,有次因为想去South by Southwest不请假直接连续翘课10天。C在旧金山发现了fame比聪明更重要,开始学习如何让自己/自己的产品迅速传播出去,尽管这和C的专长截然不同。他还发现了哈佛人际交往的重要性,经常通过这种hackathon和交流会认识更多的人。这和他大一时在宿舍里锁着门不跟客厅里的人玩真心话大冒险截然不同。

  C也开始关注自己外部形象和女生了。这段时间我听C讲的最多的就是怎样调节饮食和健身。我在他的“威压”下开始和C一起健身。我们还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一天深夜讨论女生。很让我惊讶的是,C在和女生交往方面有着天生的自卑。这也许和他作为亚裔男生在美国长大的背景有关。他在这段时间里尝试和很多女生交往,去了很多次date,也用tinder“钩”到一些女生。但他总觉得那些女生和他不在一个“节奏”上,没有趣味。我开玩笑说假如我是女生你应该会喜欢上我,他说假如有更多女生像你一样就好了。

  C在毕业前夕(真的是领毕业证书前一晚)终于和他四年的红颜hook up了。现在两人不知道是否还联系。C毕业后去了一家startup,还没报到startup就被收购了,他的股权应该增长了很多。在硅谷这个什么事情都可以瞬间改变的地方,C也许很快会变得让我认不出来。在他兑现股权以后,我相信他身边会有很多他学生时代接触不到的“有趣味”的女生。届时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深夜像我表白。

  阿E的故事其实是两个人,阿A和阿E的故事。两人都是土耳其人,两人政治热情都很高,但两人的政治立场截然不同。阿A是参与过广场革命的左翼反对派,而阿E的爸爸是土耳其总统(不是Erdogan是Gul)。

  阿A认真来说并没有在哈佛度过“本科四年”。他是大二转进来的插班生,因为学校宿舍不够用就插到我朋友宿舍里了。他跟我朋友当室友一年内关系不错,第二年就搬来和我,我朋友,还有其他7个人一起住大公寓。

  阿A身材微胖,有一张大圆脸,一看就是性格很平和的人。平时在宿舍里以和为重,很多纠纷都是他来圆场的。宿舍里打扫卫生这类大家都不愿意干的活一般也是他来完成。但他温和性格的背后则是他激进的政治主张。他在高中时期就加入了土耳其某个左翼反对派政党的青年部,在大学期间仍经常写政治类文章发表在该党青年报。他憎恨土耳其当时的总理(现在当总统了)的Erdogan,认为Erdogan将把土耳其带成比沙特阿拉伯和伊朗更极端的非世俗国家。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介绍一下土耳其政治和Erdogan(这都是我记得的阿A和阿E讲的部分,有错是我记忆不好)。Erdogan是个极有个人魅力的宗教主义者。他在九十年代当伊斯坦布尔市长时体现了他的执政能力。但他和他的政党在九十年代被当权者打压,Erdogan也因为在广场上宣读宗教诗歌入狱。但由于葛兰宗教运动和萧条的经济,Erdogan带领的AKP于2002年得权,Erdogan成为土耳其总理。在他当总理前,土耳其经济崩溃。他在上任前几年控制了资金外流和通货膨胀。他加速了土耳其经济上的改革开放,跟欧洲和中国贸易稳健上涨。土耳其的国际地位也迅速上升。Erdogan的个人魅力和政绩让他连续高票连任,他也因为民众的支持,得以推进他的权力控制 —— 他支持政教合一,并努力打压历史上更世俗化的军队和法院系统。

  在我看来,他的当权,集权,和改革的手段相当高明,对土耳其的贡献不亚于邓公对中国的贡献。但阿A认为他藐视宪法和威权的手段是他不可原谅的污点。阿A坚信他必须为Taksim广场而辞职。阿A的很多好友在Taksim广场示威,阿A也考虑过休学几个月去广场支持他们。在那段时间,跟阿A聊天他只有土耳其和Erdogan这一个话题。他跟我说现在是土耳其国运的转折点,要是他早知道是这个样子,他应该会留在土耳其而不是来哈佛留学。

  阿A最后还是回土耳其两次,好像两次都是为了在选举中投票。我跟他开玩笑说你的机票钱可以贿赂到100张选票,他说我回去投票就是为了让买选票这样的事不会在土耳其发生。

  我很欣赏阿A的政治热情和勇气,但我总觉得他和我对政治的兴趣点很不一样。阿A能看到各种现实的社会问题,并为其受害者伸张正义。但我很难和他沟通抽象的政治哲学的问题。比如说,他能很敏锐的觉察到土耳其的经济不平等如何增加了宗教力量,但我问他不平等是否是必然现象时,他却对这个问题不怎么关心。他很热心建立一个”alternative to neoliberalism”,但对这个alternative的可能性和合理性并不关心。我相信阿A比其他人思考政治问题更多,但我不确定他比其他人想得更深刻。

  比起阿A来,阿E的思考和关注点和我更接近。我们两人连续上了两门哈佛很难进的历史学二十人的seminar(讨论课)。第一门是Emma Rothschild的history of economic thoughts,第二门是Niall Ferguson的International Finance。在这两门课里,我们两个都是占少数的经济右翼,也是少数的国际学生。这本身就是极大的讽刺 —— 美国顶尖学校的讨论课上,支持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秩序的竟然是两个外国人。我们的背景和立场让上课讨论非常有趣,经常是美国学生提出观点(尤其是关于发展中国家的观点)后老师转向我们问“真的是这样的吗”,然后等我们的一系列反驳。

  其实“一系列反驳”主要来自于我,因为阿E的英语让他无法在课上当场进行辩论,但他说话时观点还是很有趣的。Ferguson给我们的读物中有一篇认为伊斯兰国家近代的衰落源自于伊斯兰教对现代商业的排斥。阿E就拿了同期欧洲各国的宗教政策横向比较,表示奥斯曼帝国(就是土耳其的前身)比同期欧洲国家商业气氛更好。他认为英国(经济)启蒙运动的对立面并不是法兰西或者普鲁士的absolutism,而是奥斯曼帝国的政军教三权合一。

  这些观念在我听来,不明真假,因为很像土耳其爱国教育的产物。但阿E把我真正雷到的,是他在Niall Ferguson的课写的论文,该论文题为:

  (这论文当然很难写,但我觉得他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中东几千年以来最和平的时期就是奥斯曼大一统时期。那是阿拉伯人,土耳其人,波斯人,希腊人,犹太人,亚美尼亚人都能在帝国统治下生存。也许中东的未来的确需要一个强大的,宗教化的经济领头羊。)

  阿E和阿A关系很好,虽然阿A认为阿E的父亲应该入狱。在我眼里,阿A和阿E是为了一个目标 —— 土耳其的民族复兴 —— 努力。在土耳其人眼里,阿A和阿E是不共戴天的政治宿敌。因为他们的政治和我无关,我可以从远距离从他们身上看学生时期政治生活应该怎么过。在学生期间,政治是理想,是智力游戏,是找志同道合的人的渠道,但绝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所以在表达政治理想时没有必要人身攻击,没有必要为了自己的目标将对手抹黑或者让对方闭嘴。在这点上,这两个土耳其人比很多其他哈佛同学高明很多。

  如何看待「哈佛部分学生罢课抗议曼昆的初级经济学课程」? - 知乎用户的回答

  如何看待包括哈佛、普林斯顿在内的名校学生抵制高盛和摩根斯坦利校园招聘的活动? - 知乎用户的回答

  阿C在十年内将拥有自己的公司,阿E和阿A十年内将步入政界。但我无法预测的,是阿P在十年后是什么样。他在Math 55是我们公认数学天赋最高的学生(同班里有个数学系GPA 4.0,有几个PBK),但他大二以后就不想上课了,宁愿在学校旁边租了间房自学人工智能和打FIFA,也不愿意跟着教授上课。

  我还没进学校时就认识阿P了,只不过认识的方式有点不寻常。哈佛在四月底举办了一个欢迎被录取新生的活动。在这个活动里,大部分高中生都在兴奋地尽量认识同届其他同学,而我碰到阿P的时候,他在...party里找妹子。

  我对阿P的印象就停留在此,直到我九月份开始上数学课。要知道,我大一时上的Math 55据称是全美国最难的数学课。我在课上见到阿P时就想到,怎么这个PUA也上这课。

  结果这个PUA在课上完爆其他所有学生。当时,班上有几个同学因为作业太难,每个星期四晚上(作业星期五交)熬夜一起做。我当时和阿C和那届美国高中奥数前十的几个同学一起熬夜做那些作业。我们连续几次在凌晨三点左右就放弃了完成那些作业,因为我们知道阿G自己已经在午夜做完了,第二天早上可以打电话问他。

  不过除了在数学课上碾压其他同学外,阿G在钓妞这个本行却并不出色。除了一次钩上了一个女校的漂亮巴西女生外,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成果。我们那年还一起上一门关于中国的政治课,但具体内容还是不提为好。

  阿P和我在大一以后就没有一起上过课了,我也再也没有被他智商碾压的经历,因为他的智商离我太远了。他在大二时受到了Michael Hopkins的影响,极其热衷于代数。他开始发展自己的哲学观,就是这个世界的所有事物和事物之间的关系都是可以用范畴论抽象表达的。他认为所有在哈佛可以学到的知识,比如历史,哲学,存在的原因都是这些学科的人不理解他们的学问只是同一个范畴论定理引申到他们学科的实际应用。当时,我正好在上很多政治哲学,经济学和历史课。我从我自己和他身上看到了通识教育的局限—— 我们都兴趣很广,但知识体系都和学科定义严谨却教学任意的通识教育不相通。但这是后话了。

  他的哲学观的直接推论,就是他应该从哈佛退学。他向学校请了一年半假,然后在学校旁边租了间房子。我那时下课后经常去他那,因为他有个挺大的屏幕看欧冠。每次看完以后他都问我留不留下来打FIFA。他貌似自己闲余时间(就是他所有时间)打了很多FIFA,但我没这个兴趣。

  他在这段时间里还看来很多统计学和人工智能的书。他的统计学相当出色。这个知识点让他有了新的哲学方法论。他曾经试过向我解释,所有社会问题都是因为信息不对称,而信息不对称的缘由是我们大脑的计算速度不够。假如所有人都有无限的计算能力,我们在和别人交往时就没有不知道的事情了,这样我们就可以淘汰经济学,政治,和一切人类文明的产物。因为摩尔定理,这个现实在未来不久就可以通过量子计算机实现。

  他这段时间还有一件可以称道的事:他在外面租房,需要收入。他的解决方法就是直接给Google发了封邮件,说他知道Google有个秘密的人工智能项目,他想参加。然后他收到了人生中第一份拒信。他那年暑假好像是去了一家大对冲基金实习,但他认为那些同事太笨了。

  我写到这里,感觉我的春秋笔法好像对阿P不太友善。但事实是,我非常尊敬和欣赏他。我认为,哈佛在录取新生时,不是为了提高每个班级的平均水平,而是为了加大其中一个学生做出惊世骇俗的事情的概率。哈佛有一些进学校前就有做大事的潜力的学生,其他学生都是用来加大他们做大事的可能的。阿C,阿A,阿E都是可以做大事的人。但他们做的大事,都是阿P眼里的小事。

  有知友提出我写得跑题了,因为我写的不是名校学生“一般”怎样度过四年。这点我以后在另一个问题里回答吧。

  我只是笼统的分为四年去说,其实相当一部分都不是正好四年毕业的。我按学分大概切了一下。

  大一开始都是兴奋的,大部分人都是家长,甚至是一大家子人陪同去报道的,我见过最夸张的是两辆旅行车的人陪着一个孩子去上学,那段时间学校周围的宾馆都是爆满,甚至还有在学校附近的公园里搭帐篷的,每个人看着都兴奋的不行。但基本上买书开始情绪就有了明显的转变,书太贵了,很多人要么买二手,要么干脆不买。开学前几天会有各种的orientation,有学校的、有department的、甚至还有宿舍的。大部分都是带你去认识这个学校,告诉你下一步该做什么。一般也就两天后就开始正课,前几天基本上还好,过了一个星期就开始换课潮,大批学生换课,因为大一很多人都是不确定专业,而且都是通识课程,所以换一些影响也不大。基本上,尤其对于美国学生,大一的压力会比较大,因为中学比较轻松,突然进到高压锅里必然不适应。在公立大学,很多人大一过后会选择转到一些community college或者稍微差一点的学校,多了躲避压力。

  大二开始有明显的专业课,班级的容量也开始减少。基本上同专业的那几个人即便不认识也都混得脸熟了。大二应该是比较爽的一年,因为没有了新人的感觉了,又比较适应课程了,而且没有太多的其他压力。一些优秀的学生回去选择参加一些

  大三大四是比较烦躁的两年,因为有些人开始考虑实习,有人专业有些别的要求,例如study abroad。要在毕业前都解决这些问题。但其实如果只是一个major的话,后面两年不会太累,大不了多学几个summer/winter session把欠的学分补回来。另外因为美国大部分州的禁酒年龄都是21岁,所以很多同学到了年龄后就开始狂泡酒吧。

  最后毕业典礼的阵容不会比开学的时候小,大部分都是至少双亲出现,多的什么三大姑八大姨的都来。

  美国大学期间的课余活动还是很多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社团,还有每年固定的NCAA的球赛。但学习压力也比较大,像我们学校单学期GPA低于1.5或者连续两个学期GPA都在2.0以下就直接被开除了。

  大一:orientation, clubs, 交朋友,发现能够可以发现的一切

  对刚刚摆脱严厉约束、繁重课业和升学压力的新生来说,这一年学业上的安排大多是基础课程,让新生们较为轻松地完成高中到大学的过渡期。大一新生的生活重心往往在各类校园活动上,选择并加入感兴趣的组织或社团,类型涉及学术、竞技、娱乐甚至联谊等。需要提醒的是,由于美国高校学生社团组织数量庞大,质量良莠不齐,选择时应事先了解,谨慎选择。过好第一年,才是迈开精彩大学生活的第一步。

  大一暑假,不妨申请一些名校的优质暑期课程为自己充电。既可以选择其他美国大学开办的,也可以选择由英、德、法等欧洲国家的优秀大学开设办的。暑期游学不但可以让学生修得一定的学分,还有机会游历其他学校、城市或国家,增长见闻。

  生活方面,学校鼓励学生独立,学生校外租房增多。学习方面,课程从强度和难度都增加了不少,学业压力陡然增大,学生常常不堪重负。这时,裸奔、酗酒、自杀等事件多发于各大名校之中,MIT甚至将每月第一个星期三定为“免自杀日”,当天全校停课以助学生减压。

  建议学生从大一下学期开始以平和心态逐渐过渡,自己制定合理的学习目标,为二年级投入较高强度的学习做好准备。学会适当的休息与放松,找到适合自己的解压方式。在经历这一年较为紧张的学习与生活之后,相信学生在各个方面都会有快速成长。

  这个暑假,学生可以把目光从学业转移到社会,以实习或志愿者等方式开始接触社会、了解社会,到所关注的行业领域内部探索、实践。

  学期伊始便迎来专业课选择,学生务必要对核心课程加大投入,重视GPA的保持与提升。因为GPA不仅将会很大程度上影响用人单位的选择,对打算读研的学生来说更是申请学校的重要砝码。另外,建议三年级学生多参加一些社团干部的竞选,并争取在其中胜出,增加实践机会,锻炼自己的组织、管理能力。与国内不同的是,大三暑假美国学生通常用来寻找并确定将来从业的行业或公司,做出毕业后就业还是读研的打算。

  这是大学四年集中收获的时节,大学期间获得的各种荣誉、奖项都将成为你进入社会的台阶。学业上,大四可以弥补前三年不曾修完的学分,或者重修之前成绩不理想的课程,重点完成大学的毕业课题。

  生活上,准备开始从学生身份向职业身份过渡,适当添置职场正装。如果选择继续攻读研究生学位,那么相应地,整个三四年级阶段,积累专业知识、参加学科领域的学术活动、发表较高水平的学术论文等,则应该被学生重点关注。

  在微信订阅号上看到了一楼的回答才来看这个问题。。。一楼的回答简直屌炸天,充分证明了哈佛学神的身份。。。我还是默默地往后站。。。小女子才疏学浅,大家随便看看就好,不要太在意。。。

  其实二楼说的大学经历真的适用于大多数学校。。。我大一的第一个月就忙着换课,买书租书(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的书大多数都是淘宝上买的电子版的呢,于是省下了大概百分之八十的买书钱。但是对于很多纸质阅读强迫症来说,我只能说你们去买书吧,可以用一些书的比价网站,离题了我错了。。。)

  纵观周围,很多中国学生大一都忙着丰富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好好读书。大二开始攒gpa,然后

  大二前后去上summer course修学分。大三修专业,大四找工作。。。不乏有大神可以做出很多惊天地的成就,但毕竟是少数,就像前一段很火的那个清华学霸。。。

  美国名校其实提供的更多是机会和资源,让你去实现所有你曾经想过的计划提案的机会。能不能成事看个人能力也看机遇。但必须承认美国整个社会体制是一个非常开放自由的环境,也就为大学生提供了足够的空间去实践去经历去尝试。在美国上大学就像一种修炼,你修炼到了大多数你想学的技能,然后再决定去哪里使用这些技能。。。

  总之就是别作 老老实实 遵归守纪 不偷懒不虚假 别抄袭更别作弊 按照指示一步一步来就好 稍微有些累但是学会了方法就不苦

  我们学校很多神度过了本科三年...发了paper拿了offer...T_T

  反正我的四年一直在喝酒,party,写论文,吃冷pizza,倒腾改装车,交罚款,找房子,开车去超市买菜,打2K,然后workout,分手,复合,基本没别的了.


十博

©十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