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中专生留学新加坡遭遇黑中介毕业文凭无人认可

作者:十博 发布时间:2021-02-15 17:32 浏览次数:

  山东蒙阴县付文(化名)交了5万多元钱远赴新加坡留学,没想到,原本学制三年的留学生活 ,却缩为一年。而花5万多元换来的毕业文凭,甚至得不到新加坡劳工部门的认可。记者调查发现,为付文介绍出国的中介,并没有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机构资格认定书。目前,付文已决定向警方报案。

  付文说,2005年,他初中毕业后来到临沂城区一所职业中专就读,读书期间,他认识了一位老师郭某。2007年9月,他中专毕业后,郭某主动从网上找到了他,称自己有门路可以帮他出国留学。

  经郭某介绍,付文在河东天使特教学校办公楼四楼,见到了自称为该校校长的柏某。柏某称,中专毕业生交5万元,其中中介费2万元,学费3万元,交了钱可去新加坡留学三年,并获全球公认的大专学历证书。毕业时,学校可为学员统一安排工作。

  付文说,由于柏某称自己是河东天使职业中等专业学校的校长,再加上对方开出的条件确实“优厚”,他回家跟父母商量了一下,就开始筹钱。

  2007年9月12日,付文付给柏某10000元押金,10月份,护照办完后,付文又交给柏某12000元。2007年12月,付文去新加坡前,向一个开户名为“郭碧云”的个人账号上,一次性汇去3万元学费。

  付文说,初到新加坡见到学校的第一眼,他就感觉学校并不像柏某描述的那样。这所自称“哥伦比亚商学院”的学校租用了当地一所教堂,一共只有十多间教室,甚至没有操场和食堂,教学设施极为简陋。

  付文对记者说,出国前,柏某承诺,入学三年期间,将负责这期间签证的办理。而付文仅仅在新加坡呆了不到一年,柏某就不再为其办理签证了。由于签证到期,无奈之下,付文向新加坡政府申请了白卡,延缓回国的时间。获得白卡后不久,学校便通知他可以毕业离校了。

  付文说,虽然自己拿到白卡,但白卡的作用只能让自己在新加坡短暂停留,一拿到毕业文凭后,他就四处找工作。他到几家企业面试,但企业向当地人力部门申请工作签证时,均被告知,付文的文凭无法为他申请工作签证。

  无奈之下,2009年3月,白卡到期,工作签证又申请不下来,付文只能回国。他说,回国时,他花光了所有的钱,还借了别人200元钱当路费。回国后,他拿出毕业文凭找工作,国内也没有用人单位认可。

  8月5日,记者联系上了柏某,对方称他们具有新加坡学校出具的委托书,无需经过教育部门,便可直接操作出国留学的业务。以下是记者与柏某的对话。

  柏某:“付文表现不好,被学校开除,签证才没法继续办了,自己表现得不好而被淘汰,我们也没办法。”

  柏某:“我是天使百思得学校的法人,属于职业技术学校。学校具备新加坡学校的委托书,可以直接操作留学直通车的业务。”

  记者注意到,柏某向付文出具的两张收据条上,其中第一张1万元押金的单据加盖了“临沂市天使百思得技术教育学校”的章,另外一张1.2万元的押金单据上盖着“临沂天使职业中等专业学校”的章。同一中介出具的收据,怎么有了两个公章?记者进行了调查。

  临沂市天使特教学校的校长王军微看过两张收据之后,明确表示,“临沂天使职业中等专业学校”系天使学校专用,柏某所出具的是假章。王校长介绍说,柏某为“临沂市天使百思得技术教育学校”的法人,该学校租借了他们的部分校舍办学,但学校从未授权柏某使用“临沂天使职业中等专业学校”的公章。

  王校长说,今年3月份,他们终止了与柏某的租赁合同。王校长称,柏某的行为,不仅可能给学员带来经济损失,更给学校声誉带来了恶劣的影响”。王校长表示,“学校或将以法律手段维权。”

  付文表示,他将向警方报案,并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付文说,和他一起回国的还有两名沂南的同学。“他们留学的过程跟我一样……”(吴修安 李济华)


十博

©十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